title010.gif

文章分享 - 橘色男孩

分類:台東家扶中心
建立於 2014-08-26, 週二 最近更新於 2014-08-26, 週二
字體大小:

橘色男孩

曾立芳心理師

第一次在遊戲室裡看到文的時候,覺得他是個有點害羞、有點興奮可以和一個「剛見面」的老師在一起的男孩。開始時,我總是看著他顯露著對於遊戲室物件的新奇,但嘴巴從沒停止跟我的語言互動。第一次見面之後,文似乎對於遊戲室裡各式各樣的玩具沒了興趣,後面幾次,我們就是一直聊著他關心的話題,像是參加體育活動、組隊打那個我一直聽不懂的網路遊戲、家裡妹妹白目的時候、在學校裡如何和女同學一起討厭男同學、罵男同學。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文提起爸爸時候的表情,他跟我說,爸爸是一個很棒的廚師,他以後長大,要做像爸爸一樣棒的廚師。
 
在幾次談話之後,我感覺文是一個細膩、聰明卻孤單彆扭的小孩。記得有一次因為時間安排的關係,必須暫停我們的個別時間時,文的反應先是「太好了,可以不用來了」、「以後都可以不用來了嗎?」然後又仔細追問我為什麼須要暫停,是為了我在其他地方也跟「像他」這樣的小孩「一起上課嗎」,接著抱怨如果不能來上課會很無聊。在經驗裡,許多孩子在缺乏自信和安全感時,會一再透過追問治療師其他的工作和進行個別治療的孩子,以確定「我對你而言是不是特別的」;除了個別因素之外,這樣的孩子通常在生活中比較缺乏正向肯定和成功經驗。幾次的個別談話之後,我認為文並沒有迫切需要「治療」的過去經驗,當時家扶中心為幾個四到六年級的孩子舉辦了一個主要目的是提高孩子自我概念和人際互動品質的治療團體,因此,在和中心社工討論之後,決定在取得文的同意後,將個別治療暫停,轉至團體治療。和文的討論很順利,在他知道可以來家扶中心的時間變多(由一個小時延長到兩個小時)、可以認識更多新朋友之後,欣然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由於文轉進團體治療時,是「插班生」(預定進行12次的團體已經開始兩次了),本來擔心他適應不良。果然在第一次他前來參加團體時,他就是安靜地坐著,沒跟其他團體成員互動,見到我的時候,也故意拿書擋著臉、往桌子底下鑽的那種「又想被看到、又想躲藏」。進入團體的時候,大部份也只跟我說話,大部份表現的很「無聊」想要趕快結束上課回去打網路遊戲。到第二次團體成員討論要打躲避球之後,文透過遊戲很自然地跟其他人開始互動了。第二輪選隊友時,他還是「搶手的強棒」。到第三次參加團體的時候,文見到我已經不再遮掩自己,而是大方地跟我打招呼、問我團體怎麼還沒有開始、其他人怎麼還沒有來。我為他這樣的轉變感到欣喜,看到他可以大方地表達自己的「想要」和對其他成員的「關心」,我知道,他已經對團體產生了歸屬感,並且透過這樣的歸屬感,和其他成員產生了「有意義」的人際連結,這樣的轉變,相較於以往喜歡浸在網路世界裡的模式,是相當大的轉變,他開始對人有更多的興趣和關心。
 
舉辦治療團體事實上相較於申請個別治療需要負擔更多繁瑣的行政工作,無論是事先的計畫撰寫、經費申請、執行到成員的邀請、接送等,但在和中心社工的討論過程裡,文和其他成員在團體過程中所顯露出來的改變是令我們覺得相當值得的。
 
有一次,在團體遊戲的過程中,文和另一個成員發生了衝突,原因大概是成員跟治療師告狀文說了「髒話」(說髒話在團體裡是會受到修正的)。「被冤枉」的感覺讓文強烈反彈,兩人的語言衝突開始變得激烈,這個衝突也勾起了另一個成員過去的負面經驗而哭著跑了出去。文一邊在自己生氣、受傷的情緒中,一邊因惹哭了對方而等著被我責備;在看到他這樣僵住的表情時,我心裡體會到他激烈反彈的背後是過去受到冤枉後學來的自我保護,這讓我對他有很多的心疼。我先請一個成員去將離開團體的成員找回來,同時在團體中,開始詢問文發生了什麼事。他在描述被冤枉的過程時,仍然氣憤難平。我讓他知道,我看到他被冤枉的生氣、而這個「生氣」是有充足的理由的。只是後面他表達生氣的方式,包括人身攻擊和威脅打人,會容易招致更多的誤會和麻煩。他點點頭,同時也同意我後面會接著處理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在另一個成員回到團體,我短暫地確認她的狀態之後,我就請文和她兩人在我面前,詢問他們剛剛兩個人都不舒服之後,兩個人還是要在同一個空間參加團體,現在怎麼辦?兩人沈默了5分鐘之後,出乎我意料地,文對另一個成員說,「對不起,我剛剛不應該罵你....也不應該威脅說要打你」。這讓我又高興、又驚訝。看得出文仍然很不舒服,但他在自發的情況下,仍然為自己所做的道歉, 在自覺「有理」的情況下,衝突的雙方通常是絕少示弱的,通常先道歉代表自己理虧;在這種情形下仍然為自己造成別人的受傷、不舒服負起責任道歉,這對許多大人來說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文在這次在情緒當中,仍然可以先做到這一點,讓我看到存在於他身上能夠在不舒服當中仍然修復關係的柔軟和力量。
 
這次的衝突,最後以「不能罵髒話、不能重複、不能涉及團體室以外的人」的吵架遊戲收尾。在遊戲的過程裡面,我看到文運用語彙的創意,他也是唯一一個從頭到尾沒有「辭窮」的人,毫無意外地,成為團體一致認同的「吵架高手」。
 
在書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團體已經結束近一個月的時間。後續我會再和文進行幾次個別談話,去深化他這一段時間的改變。在這個時候,似乎我又看到文在團體裡面,從彆扭、躲藏,到大方表達自己、為團體說話的樣子,還有「舌戰群雌」時的表情,就是這樣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做現在的工作,也覺得很榮幸,可以透過家扶中心,認識這麼棒的小孩、參與他的轉變歷程。
 

新增回應

提醒您:
● 歡迎您在此分享對於本文內容的想法、建議或回饋。
● 嚴禁謾罵、發表不雅文字或張貼任何廣告內容。
● 中心網站有權利遮蔽或刪除不當言論,敬請見諒。
● 若您有任何疑問,歡迎您利用網站上的留言聯繫來告訴我們。

安全碼
更新

 地址:(950)台東市正氣北路255巷74號。電話:(089)323-804。傳真:(089)342-086。劃撥帳號:00432159。統一編號:78861004電子發票愛心碼:323804服務信箱
Copyright © 2012 台東家扶中心 版權所有

Designed by 台東家扶中心